被本lo引起不适的用户请将我点叉拉黑,好走不谢

不太推荐阿德里安·戈兹沃西写的恺撒传和屋大维传(的中文版),在我看来主观臆测太多了。不知道原文如此还是译者翻译造成雪上加霜。不过这两本传记资源比较好找,而且材料详细,Kindle党勉强忍着吧

早起骂街

以下内容欢迎自由心证对号入座

今早可能是大姨夫来了,被一个推到我首页的沙雕图气笑了,可能改图的和玩笑的觉得很好玩,呵呵真是可贵的幽默感

历史迷妹圈【迷弟圈我没观察】有这样一种现象:

你和他严肃讨论,他和你嘻嘻哈哈,觉得你阶斗史纲上脑;你和他嘻嘻哈哈,她和你三纲五常,让你不要脱离时代局限性;你和他三纲五常,君为天下纲士为世间范——她,和,你,谈,人,权

“他们首先是一个人啊!”


一言以蔽之,双标耳


告辞告辞

提个私设,毫无证据,别信(

屋大维对格拉古兄弟非常尊重和赞许,但他明智的从未公开表现

被基友剧透神兽2之后我决定去看

是屎我也吃了!【不】

立个flag

我要给纳姐写同人 就叫《时日曷丧》

拍案:

文字的华美瑰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唯一有价值的是真实!真实!这残酷的真实!

【果然缺啥想啥,越缺啥越想啥】

一点心得:

有的人深怕自己的一项权利,一种自由思想的权利——“在脑内构建某种不存在如厕、醉吐、鲜血、腐尸、饿殍的美好世界”的权利——遭到侵害。然而,一切客观存在的屎尿屁呕吐物血腥生物体腐烂和垂死的气味都会打破这种美好。那么,屎尿屁的存在是伤害思想吗?

显然不可能的。

思想是一种权利,思想通常是一种不可剥夺不可侵犯的权利,除非采取冰锥额叶切除术之类手术,破坏思想者的头脑。客观存在的事实如何伤害思想?正如刀不能斩开流水。我很鄙视把《V字》奉为圭臬的人,但是《V字》至少指出了一个常识:子弹杀不死思想。

屎尿屁更杀不死思想。屎尿屁的存在不是一种权利,而是一项事实。事实是不可能构成对思想权的侵犯...

作为一个当代寒门,我的视角打开六朝无非是人吃人,狗咬狗。不敢想象那个年代的人将何等无望

- 松梵:

我记得我说要以寒门视角打开六朝的来着

可是六朝寒门那些走位都什么玩意

只有陶侃一个人可以看的

然而样本又太少

安那其滚出康谬尼泽姆!

Neuropathy:

过于真实,拖去古拉格#滑稽

Camille's laboratory:

过于真实举报了

凌空小军宅:

不知道打什么tag
贴吧偷来的图,特别的真实哈哈哈

见微知著和吹毛求疵之间的界限在哪里

【破产总裁】年终答谢

没错这是骗赞的旧文,以前发过,被lof吃了

====================================

年终答谢


对朱由检来说,一年中最恶心的时候,莫如第四季度尾声。

年关难过,老话不虚。他认真回忆了一下,再次确认了自己并没有收到过不是赤字的年度财报。

“没有深夜(对着赤字)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说的好像你哭过一样。”田甜毫不客气的指出。

“……确实还没有……”

赤字归赤字,年会还是得照开,年会结束后的一场大酒还是得照喝。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口是心非各怀鬼胎的表彰、发奖、说场面话结束,两人走进深冬的寒风,田甜给他拉开后座边的车门,自己一闪身坐...

上lo随便刷一圈动态 满屏图文都外溢着孤独

#中国青年知识女性之现状#


对,中国青年知识女性说的就是诸君,别谦虚推辞,按人口比例算我们就是那一小撮【】

【钗黛】小论谁是神瑛侍者

看完之后觉得可以脑个双性转(其实性别一点也不重要,不转或者单性转也一样),太空歌剧+赛博化,神瑛绛珠曾是背靠背的交情,两个危险分子,走了一圈大家喜闻乐见的同心同德-同舟共济-同床异梦-同室操戈剧情,被分别逮捕。

宇宙纪元里,技术上不能实现死刑,所以神瑛被重新编写了一下,派去帝国的殖民地服役,嗯冷香丸就是定期更新;绛珠被插入乱码,扔到乐园(类似西部世界)废物利用。后来神瑛从殖民地载誉归来,和同僚大宝剑的时候遇到了绛珠【】

台词我都想好了【呸明明是想好了抄哪儿的】

"Gentlemen,today's fox"

"你不过是一个腰部以下的叛逆”

【诶这种抄名台...

拉个仇恨就跑真好玩【

#文手挑战##不带爱恋字眼写一封情书#

#如果安德烈遇到的是娜斯塔霞而非娜塔莎#

前情提要:强奸娜斯塔霞并且拉她下海的是斯塔夫罗金,后来娜斯塔霞遇到了安德烈,后来安德烈知道了娜斯塔霞下海始末,于是把斯塔夫罗金一枪崩了。

早先和人开脑洞开出来的,ooc严重,慎


=======================================


【流畅整洁的短信写在半张坚挺洁白的公文用纸上,纸底端页脚线、卷草纹饰和细小的花体字“视察和警惕”,显示这张纸来自警务大臣的书桌。纸顶端是非常整齐的细小毛边,像是写信人拿拆信刀仔细裁下了顶端的一条。纸简单对折两次,没有任何封缄】


娜斯塔霞·...

20180724

套用互联网上的老梗,理想这个东西如同dick/pussy,人皆有之,也不用告诉别人自己有,遇到合适的人掏出来敦伟大友谊是佳话,不分场合的掏出来与人比较高下就是笑话了,以理想之名给别人脑内塞东西,无异于强奸他人的精神 

于桓筝:

用了几位小伙伴发议论的标签,因为感觉这个tag应该不私人。希望不要怪罪。
1>

一个现实主义者杀人放火,你可以告诉他这样要坐牢枪毙,他想明白了,就会停手了;一个理想主义者杀人放火,你告诉他后果,他会说,为了自己的信仰和美学,杀个把异教徒并付出自己的生命不算事。
理想主义者好的时候可以是偶像。但是一旦坏掉,他们会瞬间成为虐待同学以此为荣的小痞子、洗脑他...

我发现我已经无法用屋大维自己的塑像和普卢默以外的人脑补屋大维了【】


普卢默今天演屋大维了吗?

还没有

普卢默今天死了吗?

也没有

1.希望屋大维登个月 我好做对比实验

2.作为游戏玩家 菜是原罪!!!!!

3.我管他zz正确不正确 p社和野蛮5就是比剋金手游高级!!!!!

4.一个破野蛮五,连亲王难度都打不过倒也没什么丢人的【没错是我】,但玩教学模式,天天阿兹特克捅全球搞tm征服胜利,还发战报让一群更彩笔的彩笔管自己叫大大,这特么已经傻逼了


====================手动分割====================

输入”fgo 屋大维“会收获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输入”fgo 威灵顿“——我收获了萨列里【手动捂脸.jpg】因为”1813年,在贝多芬作品《威灵顿的胜...

想cpy【脑内】 不知道艹谁好【】


【跳黑心】伶俐-合集

推篇文

《虹蓝》上的时候我大概初中,当时发小天天安利我。现在发小已经弼文为生了,七侠传大概是不少人的初心和确定无疑的北极圈

——不是我的初心

所以我基本把这篇当原创看,这篇的叙事结构真的牛逼……不说了我再看一遍

刀贩子:

这是一个没有朝廷的世界。天下大乱,群雄逐鹿。
江湖两大势力,随心教与剑盟,两相对峙,势如水火。
随心教野心勃勃势力遍布大江南北,剑盟以守为攻七座团结固若金汤。
十数年间,武林中血雨腥风,全因一笔情债而起。
三代人的冤冤相报,看不见尽头何在。
世道乱糟糟,没有侠义,没有傲骨,没有不惭世上英的气节。
所谓江湖,不过一些可怜人苦中作乐,苟且偷生。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

发个六年前的黑历史

刚想说越活越回去 现在想想我还配回去?


还似旧时晚秋
飒肃风渐起
闻千树木叶叹息
黄笺飘然满地
是你投的名帖
让我猜来意

烟光霭依依
楼头一阙笛
鸿影青霄外
偶然踏雪泥

狼河朔漠平沙远
江左庭中雨湿篱
漂泊南北去留无意
把离人锦素传递
漂泊南北去留无意
有谁在彼处等你

此地风中葭苇伫立
月影默诉诗意
江天一色暮山紫
等你旅中小憩

此地渚上蘅芜辛夷
年年轮回四季
夏芦冬雪皆是景
多想邀你赏栖

江天暮洒潇潇雨
我又想起你
白露成霜雪如衣
何处能寻你

你是候鸟 无牵无系
我亦不愿将你羁縻
春花秋月 人在物移
守一方汀沚等你记起
天光水碧 云中锦鲤
但愿一瞥惊鸿就是你

【雨果出品必属emmmmmmm】比男人还伟大

你看见了大规模的屠杀,战争, 
十字架上的人民,惨败的巴黎, 
你的言辞中充满了强烈的怜悯; 
你做了狂热的伟大的灵魂所做的事; 
当你不想再斗争,梦想和受苦的时候, 
你说:“我杀了人!”因为你想死。 
可畏的超群的你,你说谎话来欺骗自己。 
茹地脱①,那伤心的犹太姑娘,还有亚利亚,那罗马妇人, 
听了你的话也许要钦佩你。 
你对顶楼说:“我烧过宫殿!” 
你赞美那些被压迫被践踏的人们。 
你喊道:“我杀过人!你们杀我吧!” 
大家在听这骄傲的女子自首。 
你好像向坟墓送了一个吻; ...

我太心疼路易斯米歇尔了

在吃妇女的月经馒头的人眼里,她是不是公社版的彭令昭彭大小姐啊???

生前被雨果树生祠,死后还被“革命小将”倒贴,真是太不幸了!!!

“红色圣女”这种tag真令人牙酸

《答N君》 @Neuropathy 


贵lo一如既往的和谐,但是我这么爱抖机灵的人怎么能放过满足我一钱不值的虚荣心的机会呢,当然要截图发出来了啊

“旧的法国革命时的英雄卡米尔·德穆兰、丹东、罗伯斯庇尔、圣茹斯特、拿破仑,同旧的法国革命时的党派和人民群众一样,都穿着罗马的服装,讲着罗马的语言来实现当代的任务……在罗马共和国的高度严格的传统中,资产阶级社会的斗士们找到了理想和艺术形式,找到了他们为了不让自己看见自己的斗争的资产阶级狭隘内容、为了要把自己的热情保持在伟大历史悲剧的高度上所必须的自我欺骗”


哦对了,上段话作者还说过,“下次再有机会,我打算公开发表声明,宣布自己不在与任何党派相干。我不想再为了党的面子,让党里的每个蠢货都来丢我的脸。”

Whimo:

笑死了,如果说我绘制革命家同人图就是消费革命...

有奖竞猜 猜中可兑换点梗机会

一个脑洞的开头,私设妈不认

段子里有两个梗,找出几个兑换点文机会几次,先到先得【如果有人有兴趣】

====================《法拉第笼》====================

一只深色的夜枭绕着纽蒙迦德塔尖盘旋,这引起了格林德沃的兴趣。距上一个企图夹带私货结果在半空暴毙的魔法生物前来拜访过去了多久,连囚徒本人都不记得了。但是绕着塔尖转动不符合非魔法生物的习性。格林德沃眯眼看了一会儿,发现那多半是个仿真鸟型滑翔设备。

今夜几乎无风,以纽蒙迦德的高度来说这不太正常。

假鸟沿着看不见的螺线逐渐降低高度,距离窗口越来越近。格林德沃饶有兴味的眯起眼睛。“窗口”不过是石墙上的豁口...

哦第二个脑洞

格林德沃对着伏地魔足足笑了五分钟

“这届文明世界的敌人不行”

一个脑洞:

李石清给陈白露拉皮条

【极度zzbzq的吐槽】【三体】

充满个人偏见、思维定势、自洽的神逻辑的结论,请【如果有】的观众朋友不适就点×

=============预警完了====================

结论:刘慈欣不是不会写生理性别为雌性的智人,他只是坦诚的说出了对典型female思维的看法,而我肥肠赞成他

以下观点仅代表我自己:一个漂亮、天赋平平的female从小在岁月静好里成长,那么她的形象在我眼里大概如下:柯赛特、芳烃、艾玛包法利、音乐之声女主角、程心

举个相反的栗子:有人不理解为什么“物理学锁死了”+亲妈黑化,杨冬就自杀了,很简单啊杨冬对生命的理解很直球,她给自己设定的基本任务是履行社会人的责任,她既然亲缘淡薄,...

不打tag

从前有一个极体面的人家,家里有个极为端美贞静的女孩子。女孩子乖巧懂事,并且像一切小姐一样早早缠了足,缠的玲珑纤正,无一处不合法度。早先缠的时候疼狠了,不免哭几声;然而家中的叔叔爷爷们每每过来,把她的小脚捏一捏,说,我们家的女孩子,岂是连这点闺范都耐不住的么!于是她还是止了哭,自去给白绫带子紧一紧。后来足缠成了,爷爷叔叔不时来捏一捏,互相点着头,品评一番道,好美的一双小脚,但愿我们家的女子的德行衬得上这小脚!
再之后,天下大饥馑,各处庄子里的佃户,活尸一样起来,成群结队的掠食吃;不仅开仓抢粮,还要糟蹋金珠妇女。最后活尸们打破了大户家的庄门了;女孩子已经长成了小姐,见事情无法,就投井死了。叔叔爷爷们...

格朗泰尔不懂爱和自由,格朗泰尔只对自己那不受学院欢迎也不被大众认可的审美怀着敝帚自珍的情绪。
格朗泰尔一度觉得他的老师,格罗,挺傻逼的。格罗跳河之后他觉得老师更傻逼了,几乎和自己一样傻逼。
对了,格朗泰尔讨厌马吕斯中二时写的歌颂皇帝的诗句,每一个空格都讨厌

1 / 6

© 敝帚 | Powered by LOFTER